当前位置:主页 > k5娱乐手机端 >
k5娱乐手机端

也难怪他如此被他兄弟袁绍是压了几十年如今总

来源:k5娱乐_k5娱乐平台登录 发布时间:2019-01-28
内容摘要:袁术就喜欢听这话,结果有人不同意也不敢说啊,之前因为称帝之事,不同意的如今都已经是入土了,谁也不想当下一个入土
 袁术就喜欢听这话,结果有人不同意也不敢说啊,之前因为称帝之事,不同意的如今都已经是入土了,谁也不想当下一个入土的。
 
    袁术一看,怎么都没反应了。就这么一个同意的?
 
    他继续问道:“众位爱卿以为如何啊?”
 
    又一人出来说道:“回禀陛下,臣以为。陛下所言甚是!想吕奉先此人敢拒婚,并且押解我使者送与许都,其人当诛!等我天兵一到,徐州军定为齑粉矣!”
 
    袁术闻言,是点头赞同,“说得好!朕就是如此想法,与爱卿一样,看来真是‘英雄所见略同’啊。哈哈哈!”
 
    然后又出来一个溜须拍马的,最后袁术是拍了板儿了,对众人说道:“此时就如此定下来吧,众卿觉得呢?”
 
    “陛下圣明!”众人是齐声说道。
 
    袁术是万分满意,心说还是得当皇帝啊,要不怎么那么多人都想当皇帝呢。这当皇帝和当个普通的诸侯的感觉就是不一样,看看在万人之上的感觉吧。
 
    要说如今的袁术都走火入魔了。真是没救了。也难怪他如此,被他兄弟袁绍是压了几十年,如今总算是,反正在他眼里看来,他是翻身了,终于是把袁绍袁本初给压下去了啊。结果他就成了如今的这样儿。袁术也不知道,如今他都成多少人的笑柄了,都是贻笑天下了啊。
 
    “张勋!”
 
    “臣在!”
 
    “命你领兵两万,进攻下邳,不得有误!”
 
    “臣遵旨!”
 
    “好。退朝吧!”
 
    然后便有宦官把袁术给扶着,离开了大殿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袁术这边儿的张勋已经是点兵出发了。是直奔下邳。
 
    吕布得到消息后,他虽然是没怎么害怕,但是确实是也有些忧虑,毕竟自己如今下邳这儿也没有多少人马。和袁术来的人马一样,也是两万左右。
 
    他找来了陈珪,向他问计。陈珪可是还没离开,毕竟之前他是累了,所以还在下邳休息,而这时候吕布则让人请来了他。
 
    “汉瑜先生,如今袁公路帐下张勋带兵来犯徐州,不知先生可有何应对之策?”
 
    这时候陈宫没在,吕布知道,自己能依靠的只有他陈珪陈汉瑜,虽然张辽也是有些谋略,但是却不能和陈汉瑜其人相比。
 
    陈珪一听,袁术果然是来犯徐州了啊,都在自己所料之中的。
 
    陈珪是眼眉一挑,说道:“温侯不用忧虑,我今有一言,只要温侯如此施为,相信袁术必是焦头烂额!”
 
    吕布闻言,是赶紧问道,“不知先生有何高见?”
 
    陈珪则说道:“温侯只需派人去再去许都,还有江东,曹操如今可能已经进兵,不过不管如何,还是要派人去通知一下,趁袁公路派兵来下邳之时,让他进兵。而再一路使者,去扬州会稽孙策处,告知今徐州被攻,让其趁机攻伐袁术!”
 
    “这,先生曹孟德和孙伯符果能如此?”
 
    陈珪摇了摇头,他说道:“曹孟德是必然会出兵,他不会放过如此大好时机,而且本来他之前就一直在聚兵,而说等得就是一个好时机,如今时机已至。就算是没有温侯使者,想来曹孟德知道袁公路的动向后,他也会马上就出兵的!”
 
    “至于孙伯符,虽说如今江东初定,但是如此大好时机就在眼前,只要他孙伯符不是傻子,他定会是有所行动!”
 
    吕布则说道:“先生忘了,布与孙伯符可是有着杀父大仇!”
 
    陈珪一听,他就笑了,“其实无论温侯派使者与否,当曹孟德和孙伯符知道袁公路的动向后,他们都会有所行动的。只是我们派去使者是为了以防万一,万一他们不知道消息,所以使者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!至于温侯与其人有仇,如今并不是报仇的时候,他孙伯符如果真是天下英雄人物的话,此时绝对不会因为这个便如何。试问,在没有实力之时,还何谈报仇?”
 
    吕布一听,他就明白了,于是他赶紧派人,骑快马,将袁术进兵徐州的消息送往了许都曹孟德和会稽孙伯符处。至于如何,那就是他们两人的事儿了。反正如今张勋的大军要到了,自己也正是心痒手痒,也好与其一战!(未完待续。。。)
------------
 
第五六八章 遇灾害众人撤兵
 
    最后果然是不出陈珪的所料,吕布他派去的人还没到许都的时候,人家曹操就已经是发兵征讨袁术去了。当然了,那边儿袁术和吕布早就已经是开始打上了,曹操也知道,也算是赶上了好时机发兵。却也不得不说,曹操他其实更是希望他们两方斗个两败俱伤那才好呢,不过他却也知道,如今是对袁术要同仇敌忾才行,而其他的只能是再缓缓图之吧,比如说徐州。
 
    天下人几乎是都知道,袁术那边儿称帝,他大汉司空曹孟德是必然要出兵的,他可坐不住啊。不只是因为曹操他的地盘和袁术的地盘是相邻的原因,更是因为曹操这才刚把持朝政,才把皇帝给整到手里,才开始施行他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的时候,那边儿袁术他就不给面子,是直接拿个玉玺就称敢帝了。要是曹操他连这都给忍了,那么他也真就不是那个曹孟德了。
 
    尽管曹操他和自己年轻时候相比,确实是变了不少,这个他自己都认为如此。但是他的本性其实却是没有什么变化,而袁术他此时则是“自作孽,不可活”啊,是怪不得别人去讨伐于他,只能说都是他自己自找的。所谓是路都是你自己走出来的,可怨不得别人什么啊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至于江东孙策那儿,和曹操那边儿可就不太一样了。
 
    要说这个扬州九江郡的寿春和徐州下邳国的下邳,说实话,这两地每地和会稽的距离,相差还真就不是特别远。其实准确来说,是下邳比寿春要远个一百多里地吧。但是吕布他可是在袁术动兵的时候,他就已经是派使者骑了上等的好马去了会稽。而在寿春孙策军的探马,可没有那上等好马,所以还是人家吕布的使者先到达的会稽,而后不久。他孙策的探马才到的。
 
    孙策在见到了吕布徐州来的使者后,说实话,他确实是非常之气愤,毕竟他可不是个脾气很好的人。所谓是“杀父之仇,不共戴天”,尽管不是吕布来此,但是只要是和他吕布吕奉先有关的一切,哪怕就只是一点儿,其实都能让孙策他很不平静,没办法。他人性格就是如此。但是他最后却也真是忍住了。毕竟成大事者。一般至少都是很能控制自己的,有很强的自制力,而孙策他自然也是如此。
 
    孙策他先是赶紧就把使者给打发走了,是给打发回徐州了。毕竟他是强忍着怒火。不让自己爆发出来,他怕自己要是再让这个使者待在这儿,自己一看到对方,那么自己就是气愤难平。在这种情况下,孙策他可是知道,绝对要影响自己的判断的。尤其是自己可能马上就要被情绪所影响了,所以赶紧把这个徐州来的使者给打发走,人一离开后,孙策他确实是顿时就冷静平静了很多。
 
    而孙策的属下很多人可都是注意到了自己主公的如此状况。但是谁也没多说什么,毕竟这时候还是沉默来得好,要不自己主公可不一定会如何啊,毕竟自己主公那个脾气,可真是……
 
    徐州来人走后。足足能有一刻钟,孙策他这才对众人说道:“各位觉得徐州使者所说如何?”
 
    孙策他话音刚落,下面便站起一人,直接便出言道:“回主公,昭以为应该出兵!”
 
    孙策这么一看,说话之人原来是“江东二张”中的张昭张子布。他此时是突然想到,好像其人就是徐州人吧。当然了,孙策可不会认为张昭的话和他是徐州人有什么关系,只是他却还是向张昭询问道:“不知子布先生有何高见?”
 
    “江东二张”,那可是自己花费了不少力气才请到的人才,张昭张子布擅长政务,而张纮张子纲则擅长谋划,此二人乃是江东大才。
 
    张昭闻言一笑,随即便说道:“高见倒是不敢当,只是主公请想,如今正值天下纷乱,但是大汉毕竟还是人心所向,却非他袁公路之流所能改变的。所以以昭来看,这个改变非是一朝一夕之功啊!
 
    而袁公路其人,竟然敢‘冒天下之大不韪’,公然在寿春称帝!虽说主公已经是出言声讨其人,但是昭还认为,这却是远远不够。而此时主公当聚拢人马,兵进丹阳才是。也好让天下人看看,大汉皇帝只有一个,只在许都,而他袁公路如此乱臣贼子,是人人得而诛之!”
 
    孙策听后,他是不住地点头,别看张昭他最擅长的是政务没错,但是其人的一些想法确实还是有可取之处的。看看,这话说得,确实是有道理啊。
 
    孙策对张昭点着头,然后继续问道:“不知各位还有何想法?”
 
    毕竟孙策他不可能就只听张昭一个人的,所以不能是偏听,必须得兼听啊,他对此都明白。
 
    此时下面又站起一人,出言说道:“主公,瑜以为,此时当即刻出兵丹阳!”
 
    孙策一看说话之人,顿时笑容就挂在了嘴角上。说话的人乃是自己的好友,扬州庐江舒县人,姓周名瑜字公瑾,是在自己征江东的时候投靠在自己帐下的。其人虽然和自己一样年轻,但是绝对是天下大才。而且精于音律,江东人皆知,所谓是“曲有误,周郎顾”,说得正是他周瑜周公瑾!
 
    孙策说道:“不知公瑾觉得如何?”
 
    周瑜向众人是缓缓道来,“如今许都曹孟德是‘挟天子以令诸侯’,今袁公路公然称帝于寿春,天下诸侯中,曹孟德必然是最先坐不住,所以想来他此时已经是兵进扬州了!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可不是吗,好些个都没想到此处。
 
    只听周瑜他是继续说道:“那么对于袁公路如此乱扯贼子,自然是人人得而诛之,所以我军自然是不能落了下风,如果要去得晚的话,那么最后可能什么都没有了!”
 
    众人听了周瑜的话后,都是恍然大悟,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。曹操他能放过袁术吗,明显是不可能。那么曹操的实力,可不是己方所能比的。所以他出兵扬州,进攻他袁公路的老巢,曹操肯定是能得到最大最多的利益,而己方呢,人家曹操吃肉,估计自己就喝口汤吧。可要是真去晚了的话,到最后估计连口汤都喝不到了啊。
 
    孙策一听,可不就是如此吗。扬州的这几个郡,那是自己必须要拿下来的。但是从如今情况来看。估计想全都拿下。那估计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了,因为有曹孟德这个“拦路虎”啊。
 
    如今自己是刚平定江东不算太久,这马上就要进攻袁术。袁术此时在扬州,一共占据着三个郡。分别是九江、庐江还有丹阳,距离自己最近的就是这个丹阳了。孙策此时预测了一下,估计曹操如果此时已经出兵了话,那么自己也就能拿下一个丹阳郡,而那两个可能就拿不到了。
 
    但是即便如此,自己也得去。要不然的话,估计丹阳也得被曹孟德所占,自己到最后是什么都得不到啊。
 
    所以孙策是最后一次问道,“各位。曹孟德出手,使得我军此时是不得不进兵丹阳,各位觉得此事如何?”
 
    众人赶紧是都出来说同意,不同意也不行啊,再不进兵。毛儿估计都没有了,还丹阳郡呢。
 
    于是孙策赶紧是点兵派将,他是亲自带兵出征,带走了他一多半的人马,就为了能拿下丹阳郡。至于九江和庐江这两个郡,孙策算是看得挺开,如果自己拿下丹阳后,曹孟德还没拿下这两个郡,或者是其中一个,那么自己就再去取其中一个。要是都拿下了的话,那就没自己什么事儿了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孙策他把徐州使者打发走后,他就听了张昭和周瑜的话,准备点兵向丹阳出发。毕竟徐州使者的话确实也是没错的,这个从之后马上就回到会稽来的探马口中,孙策也了解到了。他知道,这是个大好时机,而曹孟德肯定也不会放过,所以自己如今却也是事不宜迟啊。